目前日期文章:201003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Invention of Solitude.jpg

《The Invention of Solitude》(中文書名:孤獨及其所創造的)這本原文小說是圖書館架上的新書。在圖書館內完全沒有人翻閱過的書籍對我有種不可言喻的吸引力,像是撿到便宜,不借白不借。內含兩篇小說,第一篇"Portrait of an Invisible Man"描寫他父親辭世,他回憶父親過去的點點滴滴,還發現了家族的秘密。這篇我在通勤途中每天看幾頁,沒有明顯劇情線,中斷也不會覺得討厭。到了第二篇"The Book of Memory",意識流的敘事方法實在很難跟上,所以我很乾脆的放棄了。

作者Paul Auster在一個禮拜天早晨接到父親過世的通知,他馬上決定必須要寫一篇關於父親的回憶錄。他的父親可以說與他是一道光譜的兩個極端:他父親每天時間到就上班、下午回家吃飯睡午覺,之後再回去工作到天黑;腳踏實地,相信做生意賺錢是保證生活無虞的最好方式;認為想要靠寫小說填飽肚子的人只活在空中樓閣。
 
父子的關係疏離,彼此都無法瞭解對方活在什麼世界中。他們各自認為的真實,對另一個人來說是虛無飄渺的。
 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關鍵指令Green Zone.jpg

上次去電影院本來是要看《關鍵指令》,最後一刻臨時改為看奧斯卡最佳影片《危機倒數》(心得),結果沒看完就逃出電影院。心有不甘,這個禮拜又去看了《關鍵指令》。奇怪的是,這個片名明明應該很響亮(關鍵兩次還不夠關鍵嗎?),但我老是忘記那個麥特戴蒙演得新片的名字,連走到櫃台前要買票時,還支支唔唔想不起來。小姐問了兩次:「看什麼片?」我:「嗯...關鍵...指令?」老是覺得有些中文片名都好像,「神鬼」系列、「終極」系列,每個名字都似曾相似。

英文名字Green Zone好記多了。會想看這片完全是因為導演保羅·葛林葛瑞斯(Paul Greengrass)和麥特戴蒙的三度合作,之前他們在《神鬼認證:神鬼疑雲》、《神鬼認證:最後通牒》合作過兩次,也就是Bourne系列的第二、三集。這系列是我最喜歡的懸疑動作片之一,節奏明快,看完大呼過癮,而且看幾遍都不厭倦。

片頭的場景是拍攝美軍衝到一個定點,然後特殊小組要去尋找"大規模毀滅武器"。這開頭跟《危機倒數》的開頭簡直是會讓人搞不清楚在看哪片:這兩片的地點都設定在巴格達,都是很直言敢行的主角。他們都會質疑長官下的指令,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,但是也捲進麻煩中。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危機倒數.jpg

《危機倒數》的英文片名:The Hurt Locker,到底是什麼意思?我本來以為這是慣用法,大家都知道是什麼意思;咕狗之後才發現,原來沒人知道什麼意思(連Wiki都沒解釋,點這個討論串就知道大家有多麼一頭霧水)。最常提出的解釋是:"put in the hurt locker" 代表受到很劇烈的痛苦或傷害。這個炸彈做得到,同時,當然戰爭也是。

 
看這部電影也造成了我很大的痛苦與傷害。在電影院中坐在小廳第五排的位置,右手邊就是喇叭;不知道是配樂太好、畫面太晃動,或是最近胃腸太弱,看到後半部差點就吐在椅子上。剩下約10分鐘沒看完就逃離現場。

 
前半段的確非常緊張,在炸彈一直拆不完的過程中,耳邊的配樂不斷地提醒我下一秒就有可能要炸了!根本無法放鬆。但是我一直壓抑著胃翻攪的不適感,等到人肉炸彈的橋段才衝進廁所。除了緊繃之外,就是無止盡的沈重。戰爭的殘酷、士兵的心理/生理煎熬,這些都是遠在太平洋上小島的我無法想像的,連單看畫面都無法承受。

(以下有雷)

 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IMG_8049.JPG

↑我新買的籃球鞋

買鞋一直是我的夢魘。到現在還記得小時候媽媽每次帶我到鞋店買鞋,不管換了幾雙我就是穿不下,適合我年齡層的鞋我穿不下,但超過我年齡層的鞋也不見得有我的尺寸。

專櫃小姐不停的拿出各式各樣的鞋款,我面前堆了一堆穿不下的鞋子,這對彆扭的我簡直是尷尬的酷刑,耳根子火辣辣的像是當眾被甩了巴掌一樣難堪。買下來的鞋通常也不是我喜歡的樣式,選擇它單純只是穿得下而已,只要可以讓我脫離那個場景,阿罵鞋我也會說好。

 

隨著我身高一直長,我的腳似乎也從沒停止發展。百貨公司一樓的數十個品牌、上百雙鞋,都不會有我的size。陪朋友逛鞋完全是一個任務,我無法跟著興奮的討論、挑或試穿。只有一個美國的品牌(還有它的副牌)「可能」有我的尺寸。

關鍵字是可能,因為它也不是每雙鞋都會進到那麼大的尺碼,在寥寥幾雙中,可能我喜歡的唯一一個款式的唯二兩雙進貨,在專櫃小姐連上網路查詢之後,很抱歉的跟我說:「賣完了耶。」

結果我挑的鞋,還是很少是我愛的樣式。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銀河洞.JPG 

人生總是充滿矛盾,最困擾的時候總是在你「想著」應該要做一件事,但同時又「不想」做。對這個現象,我們理論上總是可以懷著同理心。但,當奧莉薇在週末打電話來說:「欸!我們想說要去爬山,你有沒有建議的路線?」之後,一路上又心不甘情不願的如幽魂一般對我充滿怨懟,像是這件事完全違反她的意志,她完全是被我脅迫的,就讓我很想一腳把她踢到山下。

這次挑選的路線是之前走過一次,但帶著殘念回家的指南茶路親山步道。上次到達銀河洞的時候已超過五點,洞口的鐵門深鎖,無法穿越到瀑布那端。更重要的是,上次根本沒看見瀑布,只有像水龍頭沒關緊的滴滴答答。

 

登山的心理變化過程是值得研究的,這當然是一件有益身心的運動。然而當你第一次去探索全新的路線,說心裡對爬山的熱情沒有備受挑戰是假的。首先,你不知道前面有多少路、有多難走、會不會迷路。當你一直在大石塊上爬來爬去,或是在稜線上膽顫心驚的步步為營,不只是對於體力的挑戰,膽量、勇氣都得跟著你往前邁進。

 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 美味關係.jpg 

已經看完《美味關係》(Julie & Julia)這部電影好一陣子,剛看完心中滿滿的感動讓我忍不住找了小說來看,但讀了不到一半就放棄了。沒看過原文版,不確定是不是因為翻譯的關係,讓我有點吞不下去。

電影是和盧盧一起看的,他對這部電影並沒有特別感覺。奧莉薇則在首輪的時候就去電影院看,我問她的感想,她說:「就是….一部跟做菜有關的電影。」任誰聽到這個評論都不會覺得這是部好看的電影吧?

但是,這明明就是一部令人感動的溫馨小品!

「她們都是在人生中尋找方向,到最後都因為做菜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意義阿。」我試圖說服盧盧。

「你對尋找方向的電影好像都特別有感覺喔。」盧盧下了結論。

「你還不是都超愛運動勵志片!」我也給他愛看的電影做了分類。

 

看來連每個人喜歡電影的類型,都會投射一個人內心深處的欲求不滿?

 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星期六.jpg 

《星期六》(Saturday)  作者Ian Mcewan,譯者夏欣茁。這本書名讓你想到什麼?從禮拜五夜晚的解脫狂歡,週末的愉悅在星期六到達巔峰,在禮拜天呈現下滑走勢,落到上班日前一夜的低盪谷底。即使想要好好的把握這天,結果通常都是莫名其妙的讓時間溜走。

所以,看到封面下方寫著:「只有生命跟這個星期六,過了就永遠不會回來!」有種奇妙的感覺,像是被逮到浪費生命。

作者Ian Mcewan寫的另一本《贖罪》,有被翻拍成電影,由有著靈性氣質的綺拉奈特莉主演,我對電影中她穿的那件飄逸的深綠色洋裝念念不忘。這兩本小說帶出了類似的主題:人生的真實到底有多真實?

日常生活中總是充滿了一個個的突發事件,挑戰反應神經與EQ,能處理、忽略的過去了,剩下的是壓在心上的大石。常想,如果這些煩惱能消失有多好。事實上是,這些煩惱並不需要消失,當更棘手的問題發生,或當人生出了軌,那些本來以為的煩惱突然也舉無輕重— 你以為的真實變得虛幻,而惡夢般的處境卻變成了真實。

 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卡薩諾瓦是個書癡.jpg 

《卡薩諾瓦是個書癡:寫作、銷售與閱讀的真知與奇談》光書名與主題就狠狠打中了愛書人的胃,這位卡薩諾瓦(Casanova,人名,在英文已成為名詞,意為花花公子)跟書又有什麼關係?這本書像是百科全書,由古至今旁徵博引解答了我很多對於出版業、閱讀、寫作的疑問,同時,也破除了我許多迷思。 

作者John Maxwell Hamilton,是記者背景,現在是個大眾傳播學院的主任。譯者王藝是北京大學畢業,現職歷史文化史研究。

在大眾的想像中,作家是自由工作業者,意思是可以穿著棉褲(穿出門逛街不OK)、不刮鬍子、不用在意有沒有狐臭的在家裡晃來晃去。這種自由是很令人嚮往的(畫面皆否)。作者點出,如果以為作家不用上班就是快樂的,那就跟以為小鳥在枝頭上吱吱叫就是快樂的一樣(愚蠢←作者沒寫出來)。

當然首先作家要面對的問題是:賣不賣得出去,與賣出去的夠不夠填飽肚子。「沒能力養活自己,可以作為對一個心甘情願掙扎於寫作的純文學作家的經典定義。」(p. 61) 這定義真是一針見血。

喬安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